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阔少对我一见钟情,穷男友得知竟主动提条件:给200万就分手

阔少对我一见钟情,穷男友得知竟主动提条件:给200万就分手

图片说明:阔少对我一见钟情,穷男友得知竟主动提条件:给200万就分手,。

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#百家故事#中,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,读百家故事,品百味人生。昨夜又是一场宿醉。乔晟宇皱着眉醒来,已将近中午。外面明亮的日光被厚厚的窗帘挡住,偌大的卧室里一片昏暗暧昧的光线,让人不知今夕何夕。乔晟宇头晕脑涨,躺在床上放空了好一会儿,才摇摇晃晃起身去洗澡。片刻后走出来,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按亮手机屏幕。微信里无数条信息,最上面一条来自发小郑拓:“大乔,我给你点了外卖,清粥小菜,最适合醉酒后早上吃,就问你兄弟贴心不贴心!”后面还加个笑脸。乔晟宇懒得看其他的信息,将手机扔到沙发上,走进衣帽间找衣服。门铃响了。乔晟宇下意识皱一皱眉,走过去拉开大门。门外站着个纤细高挑的年轻女孩,纯白花瓣领短袖,深蓝色运动裤,背个小小的黑色双肩包,乌黑的长发梳成高马尾,露出光洁的额头。眼前猛地出现一个男人,女孩下意识后退一步,看向乔晟宇的脸。乔晟宇虽然顶着一头湿漉漉的乱发,皱着眉冷着脸,却还是难掩过人英俊。颜值即正义,好看的人总是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。女孩定定神微笑,“你好,我是网上预约的陪练,我叫谈畅。抱歉,我怕找不到,来早了一点……”乔晟宇心里升腾起一种莫名的好感,鬼使神差地后退一步让出门口,垂下眼淡淡道:“进来。”他有些尴尬,掩饰地转过身去茶几下面翻找,清清嗓子:“要先洗澡么?”“啊?”谈畅刚脱了一只鞋,弯着腰抬头愣愣地看着他。谈畅终于有点反应过来,又实在不敢置信,瞪着他的双眼里渐渐浮上愤怒。谈畅狠狠的一脚踹過去,阵剧痛袭来,他弯腰蜷到地上。谈畅气得眼里都是泪花,哆嗦着嘴唇冷笑,“看着人模狗样的,原来是个衣冠禽兽!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啊!”说完又踢了乔晟宇一脚,拎起鞋子跑了。乔晟宇躺在地上,大脑一片空白。不一会儿又传来“嗵嗵嗵”的脚步声,上初一的外甥跑上来,兴冲冲地喊:“小舅舅,我陪练老师来了吗?我钢琴坏了,我妈让我今天来你这里上课,她发的微信你看到了吧……”外甥傻在门口,目瞪口呆地望着地上的小舅舅。紧接着外卖小哥提着粥店的袋子,小心翼翼地探进一个头:“乔先生,您的外卖……到了……”乔晟宇在地上躺平,抬手生无可恋地捂住眼睛。为了封外甥的口,乔晟宇答应陪他去挑架新琴。外甥嚷着要好的贵的,乔晟宇陪着他在偌大的钢琴城里一圈圈地转。转到卧式区,角落里传出动人的钢琴声。谈畅弹了支《梦中的婚礼》,起身朝一对中年夫妻道:“您看,这架琴全音域内的音色都均匀统一,并且强弱音的表现也非常灵敏……这架琴在我们店里也算是高端的,无论是做工还是音色,都绝对不会让您失望……”她穿着钢琴城统一的黑色制服裙,长发盘起来,露出线条优美的天鹅颈,尤其是一双笑盈盈的眼,活泼清亮,带一点真诚的热切。乔晟宇站在原地望着她,略有些茫然地眯了眯眼睛。平生第二次,他的心率又在失控地攀升。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困惑。在大脑反应过来以前,他已经走过去,手摸上琴盖,轻咳一声,“你说这琴……很好?”那对夫妻嫌贵走了,谈畅正有些失望,听到身后有人询问,惊喜地转过身来。看到乔晟宇的脸,她眼里神色瞬息万变,惊讶,愤怒,厌恶,最后终于在琴行经理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,定格到勉强维持的冷淡。“是的,很好。”她生硬地说。“那……你喜欢么?”乔晟宇手指敲了敲琴盖,凝视着她低低问。经理又不见了。谈畅不耐烦地翻个白眼,目不斜视地走开了。外甥选好了琴,乔晟宇付了两笔款,拿起其中一张收据,走过去递到谈畅面前,“这架琴是你的了,算我为上周末的事向你道歉。”他的表情带着几分理所当然,笃定地等着女孩面露惊喜和感谢。毕竟砸钱这一招他曾屡试不爽。谈畅顿了顿,接过收据看了一眼,又认真地看了看乔晟宇的脸。她轻蔑地笑了,慢条斯理将收据叠起来,塞进他上衣口袋里,“不必了。乔先生还是省点钱,毕竟脑残和花痴,哪一样都不好治。”谈畅说完转身就走。乔晟宇在她身后站直身体,“喂,那天真的是个误会……”乔晟宇说不出话,她亮晶晶的双眼里,厌恶与愤怒那么明显。填完了送货单,回去的车上,外甥心满意足地翻看着新钢琴的鉴定证书。车子绕过钢琴城前面的路口,乔晟宇的视线不由自主被路边的一对人影吸引了过去。谈畅一边晃悠着与段巍相牵的手向前走,一边念叨:“……过几年等我们按揭买了房,也买一架电钢,我每天都弹给你听……才几千块,声音也很棒,多划算,冤大头才买那些高档琴呢,贵得要死又占空间……”段巍望着她笑,眉间却有些郁色,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谈畅也甜蜜地笑,紧接着弯腰去揉了揉小腿,“破公交站怎么那么远……”“又站得腿疼了?”段巍蹲下去,“上来。”谈畅拉他起来,“不要啦,你不是也跑业务跑了一天,够累了……”“啧,”段巍半真半假地瞪她,“叫你上来就上来,别废话。”谈畅笑起来,跳到他背上,段巍背着她歪歪斜斜地向前跑,谈畅又是笑又是叫。两人一路过去,似乎吹过来的风都是甜的。乔晟宇扶着方向盘,沉默地望着两人的背影,红灯亮了都没留意。外甥凑过来,顺着他目光望了望,“你喜欢那个销售小姐姐啊……”他坐回去,低下头接着看手机,漫不经心地说:“不合适你。”乔晟宇皱眉,不快地瞥他一眼,“什么?”“我妈说的,”外甥耸耸肩,“她说我和你一样,这辈子都别打正经女生的主意,就是特认真特上进的那种,趁早离远点。”“呵,你妈说,你妈还说你能当下一个郎朗呢。”乔晟宇冷笑着反驳。“不,这次我听我妈的。”外甥摇摇头,“反正我也不喜欢认真的女生。我喜欢好看的。”乔晟宇消沉了两天,那股奇怪的感觉似乎淡下来了。想想又觉得可笑,一把年纪玩什么怦然心动。乔母见儿子这几天不出去混,赶紧向乔父说好话,乔父欣慰之下,叫长子乔景宸在公司里给弟弟找个位置,学点东西。乔景宸自然满口答应,然后给他安排了个行政副总的职位。听上去风光,实际毫无实权。乔晟宇从鼻子里哼一声,这位同父异母的大哥,一贯如此。乔家是家族企业中常见的豪门配置。原配命苦,同乔父一起白手起家没几年便因病撒手人寰,却有本事教育一个好儿子。继室年轻漂亮会讨欢心,却不甚有眼界心机。大儿子精明能干,深得父亲赏识,小儿子散漫败家,动不动气得老父血压飙升。乔晟宇闲着也是闲着,周一真跑到公司去转了一圈。乔氏主要是做商业物产持有的,通俗点说就是大型商场酒店之类,同时也涉猎投资领域。公司里机构繁多业务复杂……乔晟宇走了一圈,头都大了。直到他走到人力资源部的会议室外。透明玻璃墙,一个年轻女孩一身正装坐在桌前,正在接受面试。她身体略微前倾,眼神认真而专注。乔晟宇停下了脚步。他又看到了那双眼睛,真诚的,热切的,亮晶晶的。那眼神,像是只要努力,全世界都会是她的。乔晟宇靠在墙上静静望着她,听到血液在心脏里轰鸣着涌动,那样真实而有力。他径直来到总裁办公室。“行政副总,有多大权力啊?”乔晟宇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面无表情地问。乔景宸抬起头笑了,“这话问的,自然是我有多大权力,你就有多大。”“那好,刚刚人事的那场面试,我要签谈畅。”乔景宸皱一皱眉,“什么职位的面试?”“那我不知道。”乔晟宇毫无愧色。乔景宸又笑了,像是面对不懂事的小孩子,“这要通过人事总监的,我也不好一个人定……”“乔景宸,”乔晟宇打断他,两手撑在桌子上,“就这一件事,你成全我,从此以后公司的事,我不会再多一句嘴。”乔景宸渐渐收了笑,眯一眯眼睛直视他片刻,拿起桌上的电话。谈畅兴奋了一整天,她拿到了乔氏集团市场部专员的offer。在理工大学读了四年市场营销,她其实对自己的专业并不自信,没想到竟然能顺利地拿到专业对口的大企业职位。夜里九点多,她结束在琴行的兼职,买了披萨带到段巍的写字楼去,打算庆祝一下。段巍和几个同学在写字楼里租了两个房间创业,开发手游。房间里烟雾缭绕,几个男人或站或坐,均是愁眉不展。产品已有雏形,开发资金却见了底,测试宣发均停滞不前,进退两难。见谈畅进来,其他人识趣地走了。谈畅原本雀跃的心渐渐冷却下来,轻轻走到段巍身边,“拉投资的事……还是没有进展吗?”段巍坐在沙发上没抬头,伸手搂住她,脸埋在她腰间。谈畅有些无措,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。段巍把谈畅送回了学校。谈畅努力把那些安慰和鼓励的话说得更有新意,段巍一直沉默,不知有没有听进去。谈畅开始了在乔氏的实习期。她很珍惜这个机会,全身心投入。乔晟宇对谈畅着了迷,他每天都想见她,一想到那双清亮而生动的眼睛,他就心跳加速。这种感觉陌生又新奇。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压抑感情和渴望的人,习惯遵循内心行事。于是每天打着学习历练的旗号去市场部转无数遍,不停地在谈畅面前刷存在感。大会小会只要谈畅参加,也必然有他的身影。就连请大家下午茶,谈畅的那一份都要比别人更丰富。于是乔氏集团接连爆出三个大八卦。一是管理层从天而降一位绣花枕头小乔总;二是市场部来了个整天打鸡血的实习生;三是实习生是小乔总的心头好,还是热脸贴冷屁股那种。这种八卦对于一心想要好好工作的谈畅来说,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。又一次无意听到茶水间关于自己的八卦以后,谈畅忍无可忍,下班时把乔晟宇堵在停车场里。“乔总,我有个谈了三年的男朋友,我非常爱他,这辈子都不会和他分手。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了您,我向您道歉。我真的想要这份工作。请您高抬贵手,别再逼我了。”谈畅斩钉截铁说完,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。乔晟宇与她独处的喜悦从眼里褪去,他有些尴尬,“我怎么逼你了?对你好也不行?我又没要求你什么……”“你所谓的好,带给我的只有困扰!”谈畅急了,“你没有自尊的么?算我求你了行么!”被喜欢的姑娘这样说,没几个男人受得了,何况还是骄傲的钢铁直男乔少爷。乔晟宇恼羞成怒,吊儿郎当笑了笑,“困扰?如果不是我,你以为你一个新人能参与那么多项目?如果不是我,那些老油条能那么耐心给你答疑解惑?如果不是因为我,乔氏压根儿不会签你!”谈畅怔住了,接着脸瞬间涨红,泪水在眼圈里打转。乔晟宇看她这样又后悔,抹一把脸往回找补,“我是说……”“畅畅,”段巍不知什么时候来的,从圆柱子后面出来,微笑道,“今天怎么在这等?害我好找……这位是?”谈畅抹一抹眼睛,走过来挽住男友胳膊,“我们公司的乔总,和我谈点事……没事了,我们走吧。”段巍被拉着往外走,还不忘回头朝乔晟宇笑着点了点头。乔晟宇面无表情,眼神落在谈畅挽着段巍的那只手上。两天后人事主管来找乔景宸过目进人计划,“市场部这个实习生谈畅,前两天自己提了离职,放弃签约了。”谈畅……乔景宸饶有兴致地挑一挑眉,拿起电话拨简历上的手机号。“我是乔景宸。”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乔总!原本在宿舍里情绪低落的谈畅吓了一跳,握着手机坐好,“您,您好。”“谈小姐实习期表现不错,这次却放弃签约,我想问问原因。”谈畅呼一口长气,艰难道:“我知道我是被人暗箱操作安排进公司的,我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得到第一份工作,所以……”“你听谁说的?”乔景宸轻笑,“安排人进乔氏?还没人有这个能量。你面试成绩本来就排第一名。明天过来签约吧。”电话挂断,谈畅渐渐反应过来,高兴得跳起来尖叫。接着想起乔晟宇,又咬牙切齿。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人!谈畅顺利签了约,乔晟宇也终于不总在她眼前晃。日子似乎好起来,除了段巍公司的投资还是毫无进展。六月底的下午,乔晟宇在后海喝闷酒,郑拓努力开解他,“那姑娘再好,和你不是一路人也白搭,咱换一个不行吗?”乔晟宇趴在桌子上不说话,好半天才颓然摇了摇头。他就是喜欢她和自己完全不同的那股子认真劲儿,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样的无畏与活力,让他深深着迷。“……我总有种感觉,好像如果能和她在一起,我就可以不用这样整天浑浑噩噩地混日子……我的人生都会变得不一样……”两个人沉默地喝了一会儿,桌边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。段巍看上去似乎也喝了酒,脸色有些涨红,眼神孤注一掷地盯着乔晟宇,“乔先生……喜欢我女朋友?”乔晟宇虽是败家子,却还是要比书生气的段巍老练得多,不动声色地看着他。段巍咬一咬牙关,又道:“如果,如果你能促成乔氏投资我,我就把她让给你。”郑拓扑哧笑了,“乔氏一笔投资至少三千万,你女朋友可真是不便宜啊。”段巍只紧盯着乔晟宇,走火入魔一样,“得不到的女人最贵。对吗乔先生?”乔晟宇还是不说话,抬手干了一杯酒。郑拓挥挥手,“行了哥们儿,你找错人了,这位乔先生自己还拿零花钱呢,没钱给你投资。”段巍拿笔在纸巾上写了自己手机号,放到乔晟宇面前,“天使轮也可以,我不贪心。乔先生,相思之苦最难熬,得失就在你一念之间。”说罢又等了一会儿,转身走了。郑拓拎着纸巾晃了晃,“上不上钩啊?乔先生?”乔晟宇垂眼喝酒,沉默许久才苦笑一下,“她会恨死我,”顿了顿又低低道:“她会伤心的……”段巍却显然没了等待的耐心。自己团队呕心沥血研发的,只差一点点助力便可打开市场,广泛流行,他也可以从此一跃成为成功人士。这诱惑太强烈,足以让人忽略其他的一切。七月初,段巍说投资的事终于有了眉目,携谈畅一起犒劳公司团队。大家吃完了海鲜自助又去KTV,段巍被兄弟们灌了好多酒,谈畅作为老板娘自然也不能幸免。男生们显然还有别的活动,挤眉弄眼推推搡搡地走了。谈畅醉得有些神志不清,段巍却还在喝。谈畅摇晃着起身要回去,段巍扶着她站起来,电话却响了。他听了几句,对谈畅道:“投资方提出一些疑虑,我得过去和他们面谈,你在这里休息,我谈完回来接你。对了,刚刚看到大厅里有你们公司的同事,我叫他们照应你一下。”谈畅勉强撑着意识,却已经听不进去他的话。段巍出了门,包房里安静下来,她很快就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。乔晟宇正在自己家里和朋友们商量下半年要干点什么生意,微信有陌生人添加。他通过后,对方发来一张照片,是醉酒后的谈畅。(作品名:契婚玩家手册之纨绔,作者:齿轮柚子。)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日韩无码电影在线_日韩色情无码高清在线视频网站_日韩在线av播放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阔少对我一见钟情,穷男友得知竟主动提条件:给200万就分手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itaLkwebs.com/article/33.html
有关热门【阔少对我一见钟情,穷男友得知竟主动提条件:给200万就分手】的标签